吃有機“營養餐”配環保“蒼蠅拍”丨普安打造2000畝“白葉一號”有機茶園微鏡頭

7月28清晨8點過,普安縣地瓜鎮屯上村,乳白色的霧如白練一般掛在烏龍山的半山腰,飄飄渺渺,如夢如幻,非常靜謐, 1500畝“白葉一號”白茶園如人間仙境一般。 [詳細]

“白葉一號”的自白:貴州是我最喜愛的地方!

大家好,我是白茶,名叫“白葉一號”, 2018年,我作為“感恩茶”從浙江吉安,肩負脫貧致富使命,翻山越嶺來到了貴州。 [詳細]

古黔茶韻遺風在 幻化千年四海香

貴州,自古與茶相伴, 17個世居少數民族和古黔先民在長期茶飲過程中,幻化出獨具特色的民間茶飲、茶俗文化。 貴州茶文化是天人合一、和而不同的體現者,是特有民族風情的的承載者,神秘而豐富的貴州茶文化正香漫四海、名揚天下。

茶里春秋 | 李恒:家鄉的茶

詩寫梅花葉,茶煎谷雨春。谷雨前后,家鄉的茶山上,一蘢蘢的靑蔥嫩綠的春茶,一夜間冒出來的芽尖像雀鳥的舌,又尖又嫩,煞是惹人喜愛。茶山常年云霧繚繞,云蒸霞蔚,彌漫著茶樹淡雅宜人的清香。采茶的手仿佛長著眼睛,左手落在一片茶葉上時,余光已經瞟到右手要采的那片葉芽上,這樣雙手不停地采著,又快又利索。

貴州茶味 | 蔣莉萍:茶香悠悠氤氳黔地

多年前一個周末,表弟帶了新交的女朋友來看我,送來兩包簡裝茶葉。女孩的老家在湄潭,爹媽是種茶的。將貴州的茶文化傳播出去,讓更多的人改變觀念,真正認識到貴州茶葉的優良品質與獨特魅力,讓家鄉的茶葉得享它應得的尊重,獲得它應有的價值,已成家鄉茶人的共識。

貴州茶味 | 李祥霓:老貴陽人愛“福茶”

茶總是古老的,故事總是以“從前”開始的。那就說說今天成為明天的從前,從前的從前——從前的貴陽“福茶”吧。 回到家,我撇開家里常喝的綠茶、紅茶,專門找出甕壇里不時需用的“苦丁茶”“老鷹茶”,一并寄給了王廠長,還說明了是清火的最好茶葉。

貴州茶味 | 武明麗:茉莉花茶香

記憶中,茉莉花茶是夢一樣的存在。 我年少時喝到的茉莉花茶,在工與料方面必定大打過折扣,不然,茉莉花茶如何能頻繁走入那時月工資不過幾十元的普通人家。 一位茶界專業人士曾說起貴州茉莉花茶的一度興盛,他說那時期茉莉花茶使貴州茶葉獲益頗豐。

164萬年!寶貴基因庫!貴州古茶樹“申遺”的底氣就在這里

6月27日上午正式啟動的貴州古茶樹聯合申報“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”項目,這是貴州繼稻作文化后整合全省古茶樹資源,向“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”發起的第二次沖擊。

【茶的起源在貴州】古樹茶煥發新“錢景”

黔地古茶 潛力無限 貴州古茶樹資源綜合利用前景廣闊

黔茶史話 | 胡海琴:竹枝詞中的采茶歌

妙手回春茶 貴州匠人心

快速时时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