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代先鋒網>>脫貧攻堅>>正文

任亞軍:造一所幼兒園 在根上創山村美好未來

作者:何永利 周堯 汪國鋒 胡靜 徐微 編輯:田旻佳 來源:當代先鋒網 發布時間:2019-07-31 14:34:23
 

微信圖片_20190730201215.png


  "我覺得我就像一頭牦牛在人群中走動,不知道怎么辦。"


  這是著名經濟學家許小年教授在"免費午餐"公益年會上聽來的故事:牧區的少年進城打工,無法與現代城市對話的悲哀。



  悲哀表象下,是貧窮導致的文化教育的缺位,這在少數民族地區尤甚。


  要想從根本上避免悲哀,重點是扶"智"和"志",防止貧困的代際傳遞。


  "一所幼兒園,改變的或許是孩子的一生。"在臨退休前,干了半輩子兒童工作的任亞軍,讓古老的苗寨高雅擁有了第一所幼兒園。


  在人生的第一步,37名高雅的孩子,埋下的是以知識改變命運的決心和志向。



  19公里翻山越嶺 37名幼兒的求學征途


  「高雅」,苗語意為「美好」。


  與語意相悖的是,高雅村位于榕江縣西南部月亮山腹地,距離縣城33公里,開車疾走需要40分鐘左右,而大部分時間被消耗在其中10公里的盤山公路上。


  阡陌交通、雞犬相聞。


  蜿蜒曲折的山路彎道拉大了高雅村與外界的距離,造就了高雅"桃花源"似的避世之清幽,卻也隔閡了高雅與現代文明的交融。



  黃發垂髫,并無怡然自樂。


  133戶人家,青壯年外出打工,老弱婦孺留守家中,種玉米養家禽,在平均海拔1400米的貧瘠土地上靠天吃飯。2014年,全村識別出建檔立卡貧困戶63戶305人,貧困發生率47.3%。


  土路上是一坨坨的牛羊屎,一只雞啄光了小孩碗中的飯,村支書劉興權在苗語和蹩腳普通話間艱難切換,尷尬的充當翻譯。從省婦聯家庭兒童工作部部長變身"第一書記",任亞軍與高雅村的初見,比想象更荒涼。


  荒廢的村小,操場已雜草叢生,放養的孩子,光著屁股上竄下跳。


  多年的職業習慣使然,任亞軍對孩子和學校特別關注。


  撤村并校后,高雅村的孩子需要到19公里外的八開鎮去讀書,幼兒園的孩子只能走讀。村里的兩輛面包車,是孩子上學的必需。每人每月車費300元,除開寒暑假,一年路費支出約2700元。


  許是吃了太多沒文化的苦,即便經濟壓力不小,多數家庭還是堅持送孩子上幼兒園。每個上學日的清晨7點, 37個孩子都會準點在村口的大榕樹下,等候來接送他們上學的面包車。家庭條件差的,則只能選擇晚點上學,或直接升入小學。


  "兩邊大山,中間峽谷,雨雪不定,還經常發生泥石流,孩子多,車卻只有兩輛,超載嚴重,孩子們的安全如何保證?"跟著孩子上過兩次學后的幾天里,任亞軍做夢都被嚇醒,生怕孩子們出意外。



  高雅幼兒園 從根源扶"智"和志"


  把孩子教育好,未來孩子自己有希望,家庭和家鄉才會有希望。


  "我們要建立屬于高雅的幼兒園,讓孩子們在家門口就能讀書。"任亞軍許下駐村幫扶的第一個心愿,并向村民莊嚴承諾。


  事實上,對于中國而言,學前教育的意義不僅在于消除貧困,同時也是擁有13億人口的大國想要逐步提升國民素質的必然選擇。


  根據2017年全國農村普查數據顯示,中國有59萬個行政村,其中僅有19萬個有村一級幼兒園,貧困地區農村還缺少10萬個村一級學前教育服務機構。從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網站上7省13縣2018年的上報數據看,在約5萬名山村幼兒園受益兒童中,約40%為雙留守兒童,父母都不在身邊陪伴;20%來自精準扶貧家庭,約10%來自單親家庭。



  幼兒園的建設,實際上也是對教育精準扶貧工作的有效補充。


  做出承諾后,任亞軍、村支書、以及其他幫扶干部,一次次開會協商,最終決定將以前的小學重新改建成幼兒園,一方面節約資金,二來也不浪費土地。


  方案確定,村委會開始搬家。


  "撤村并校后,我們把荒廢的學校當成了村委會辦公室。"村支書劉興權說,在哪里辦公不重要,重要的是解決孩子們上幼兒園的問題,這也是村里多年的愿望。


  村委會將辦公室搬到了村長羅福橋家中,任亞軍開始與榕江縣教科局對接立項,找"娘家"省婦聯要資金,協調解決物資、設施等困難。


  2018年12月,高雅村幼兒園正式改建完工投入使用。


  "幼兒園現在就在家門口,再也不用跑大老遠的路送娃娃去鎮上了。"村民王老開操著苗式普通話表達喜悅。


  7月的陽光,打在翠綠的草木上,泛出金色的光暈,碧藍如洗的天空下,37個孩子在剛從鎮上調來的25歲老師文廷富的帶領下,在寬闊的操場上游戲學習,迸出朗朗笑聲。



  山村未來  需要更多理解與支持


  孩子的問題解決了,任亞軍將工作重點轉移到村里大人身上。


  一個村子要發展,黨支部帶領作用至關重要。


  可高雅村"兩委"班子一直處于"風雨飄搖"的狀態:村主任辭職,副主任和2名村黨支部委員外出務工。


  花了一年多時間,任亞軍把村"兩委"班子重新建了起來,并打造了文化廣場,完善了進寨路、停車場、灌溉溝渠、串戶路等基礎設施。


  同時,產業脫貧計劃也在有序推進:高山上的100荒坡全部種植了花椒;香豬養殖初具規模;婦女們也拾起了民族傳統手工刺繡,探尋繡品致富之路。


  "這么多年了,村'兩委'班子總算有了的戰斗力。"劉興權說, 截至目前,全村133戶645人,只剩下4戶10人未脫貧。


  "媽,你年紀都這么大了,不好好在單位呆著等退休,為什么還要去駐村?我爸一個人在家怎么辦?為什么?…"這是在2018年4月1日,出發榕江高雅村駐村的前一夜,遠在北京上大學的女兒對自動請纓駐村扶貧的任亞軍發出的了連串"為什么"。



  "從某種意義上說,不了解農村、不了解農民,就不了解當今的中國。"脫貧攻堅初見成效后,任亞軍在給女兒的一封信中,回答了 "為什么"。


  任亞軍在信中坦露,她希望女兒能夠把眼光和視角投射到家鄉的農村和農民,看到國內巨大的城鄉差距和農村"富裕下的貧困"的真實現狀。


  城鄉從來不是斷裂的關系,農村的未來需要城市跟鄉村有更多的溝通與連接,這其中的核心是更多年輕一代的互動。


  任亞軍希望,這種交流不僅是村里的人外出務工、求學,還應該有更多如女兒一樣的城市"90"后,理解農村,幫助農村。


監制 王璐瑤 陳海東

策劃/文稿 何永利

視頻拍攝/周堯 汪國鋒 胡靜

視頻剪輯 汪國鋒

海報設計 徐微

 

點擊下載

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: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-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(ICP):黔B2-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 5212013001 Copyright ? DDCPC.CN 當代先鋒網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1-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12377 www.12377.cn
快速时时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