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代先鋒網>>情感>>正文

最動人的愛,是處處為對方著想

作者: 編輯:劉詩雅 來源:珠江晚報 發布時間:2019-08-01 10:16:26
 



  漫畫:趙耀中

  清晨,曉惜提著行李箱走出家門,決定舍下所有眷戀,離開這個住了幾年的房子,重新出發尋找屬于自己的生活。這些年來,她愛過、傷過、痛過、哭過,一直在愧疚中生活。這次離開,她非常平靜,僅帶走幾件隨身穿戴的衣物和多年積攢的存款。她說:“雖然夫妻緣分已盡,但分手也是朋友,愿他能夠找到心愛的人幸福生活。”

  口述:曉惜 實錄:紀瑾

  ①他在父母面前極力袒護我

  大學畢業后我來到珠海,在這里我和彭力相遇、相知、相戀。當時我在一家公司做文秘,他在一家國企從事技術工作。我倆都是對方的初戀,那種如膠似漆的感覺至今仍然難忘。

  我患有先天腎病,醫生曾對我說這輩子我都無法生育。和彭力確定戀愛關系后,我對他坦白了這一切。彭力當時摟著我安慰道:“我愛的是你,永遠都是。”

  在我上高中時我父母離婚了,緊接著我媽媽去世。父母的失敗婚姻在我心里留下陰影,也讓我更加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。彭力這句暖心的話讓我感到幸福而踏實。

  相戀兩年后我們結婚了。由始至終,彭力都沒有和他父母談過我無法生育的事。婚后,他父母一直盼望我能生個胖小子,可我令他們一次又一次失望。

  對此我深感內疚。有好幾次我都想對他父母如實說出我無法生育的事,都被彭力制止。

  因為我身體較弱,每天下班回到家就累得坐在沙發上不想動彈。后來病情比較嚴重,經常出現下肢浮腫的現象,我只有把腿抬高才舒服些。

  彭力對我關愛有加,經常會幫我倒杯溫水,有時還會幫我盛飯,為我按摩。他父母看在眼里,怨在心里,認為兒子有了媳婦忘了父母,慢慢地開始對我心生不滿。

  彭力也陷入兩難境地,想對父母如實說出我的事,又擔心節外生枝,怕父母知道后對我們的婚姻不利;不如實說出來,又擔心我受不了父母的臉色。

  后來為了生孩子的事,他父母經常催我們去醫院做檢查。被逼無奈,彭力只能對他們謊稱是他的問題,他父母才沒有再提這件事。

  我不知道我和彭力的婚姻到底能堅持多久,說實在的,雖然我很愛他,但是也不能因為我的身體而讓他沒有孩子。那段時間我都萬分糾結,有好幾次我向他提出離婚,他卻笑我是個傻女人。

  ②只要他幸福我就退出

  對于我無法生育這事,彭力雖然嘴上說不在乎,但心里還是有想法的。結婚三年后,我們之間的火熱勁也慢慢冷卻下來。我開始留意到,每次我倆一起下樓散步看到別人家的孩子時,彭力都會流露出非常喜歡的眼神。這使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因為工作忙碌,外加心理因素,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,需要每天服藥。為了保持一定程度的“健康”,醫生建議我不要過夫妻生活。這對彭力來講真是一種煎熬,我也為此感到更加愧疚。

  終于有一天還是東窗事發了,他在外面有了外遇。聽說那個女孩是他高中同學,長得漂亮,熱情大方,再次相見后她對彭力主動展開追求,彭力在一次醉酒后無法抵擋她的誘惑,還是在肉體上背叛了我。

  得知他們的事情后,我雖然很傷心,但并沒有責怪他。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。如果我身體健康,能夠為他生下一兒半女,可以和他過正常的夫妻生活,這一切也許就不會發生。

  當我再次向彭力提出離婚時,彭力堅持不離,他對我誠懇地承認錯誤。我說:“你沒有錯,一切都是我的錯,或許當初你就不該娶我,是我連累了你。”

  不管我如何堅持,彭力都不肯離。他說,這么多年的感情哪能說分就分,對那位女同學純屬酒后亂性,沒有一絲感情,讓我千萬別把這事放在心上。

  是的,多年夫妻,我們早已把對方的性格摸透,我們都在為彼此著想。我知道,他不肯和我離婚是擔心我沒有人照顧,以后生活會很艱難。而我也一直希望他能夠找一個健康的女人快樂生活。說實在的,有時我寧愿他出軌,只要他幸福快樂,我會選擇退出。

  ③是留下還是離開?

  接下來是我們婚后相處最尷尬的日子,我們之間話題越來越少,沒有了往日的溫馨和歡樂。

  經過再三考慮,我還是決定離開這個家,雖然彭力不肯離婚,但是根據婚姻法,只要夫妻連續分開幾年,在法律上即可視為自動離婚。

  趁彭力出差,我給他留下一張紙條,收拾好行李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間房子,過上了單身生活。

  彭力出差回來后來我公司找我,勸我跟他回家。不管他怎么勸說,我仍然堅持我的原則。看我這次鐵了心,他也不再堅持。把我送到出租屋后,他說:“有什么困難盡管說,不要一個人硬撐著,我會一直等你回來。”

  看著他走遠的背影,我突然覺得心被掏空了似的,關起門失聲痛哭。

  沒有彭力的日子我并不快樂,有好幾次我想給他打電話,但是一想到我會拖累他,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  我的身體越來越差,經常感到疲憊,醫生讓我不要過度勞累,最好暫停工作。

  我向公司請了三個月的病假,回老家西安休養。回到家第三天,彭力就從珠海緊追而來。一見到我,他就對我吼道:“你到底在做什么,你以為你回來就能解決問題了嗎?趕緊跟我回去!”

  我一下被他吼醒了。是的,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,娘家也不是我的容身之處,更何況我還有一個繼母,她怎么會允許一個多病的繼女和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呢?

  對彭力,我又何嘗沒牽掛呢?所做這一切,不都是為了不給他添麻煩嗎?

  我真的很痛恨自己,為什么那么不爭氣,為什么不能生育。

  萬般糾結中,我還是跟隨彭力回到珠海,在愧疚中繼續和他生活。

  我們是相愛的,我們也是痛苦的。有時我會試著開導自己:“這輩子我欠他的,下輩子一定要還他。”(應采訪對象要求,文中人物姓名均為化名。)

點擊下載

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: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-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(ICP):黔B2-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 5212013001 Copyright ? DDCPC.CN 當代先鋒網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1-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12377 www.12377.cn
快速时时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