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代先鋒網>>讀書>>正文

翟永明的書房:《普希金文集》對我影響特別大

作者:張杰 吳德玉 編輯:瞿浩然 來源:封面新聞 發布時間:2019-07-31 14:38:36
 

  在書房,翟永明翻出一本解放前出版的《普希金文集》,由戈寶權編輯和翻譯,非常珍貴。她說:“這本書在我上中學的時候對我挺有影響,高中畢業的時候,同學之間互相送筆記本簽字,我就在一個同學的本子上簽了一首普希金的詩《假如生活欺騙了你》,還被老師批評了一頓。因為那時候普希金還屬于不能上課的時候教的,我平時讀過,還弄過手抄本。“

  在翟永明看來,好的書不僅給人提供思考,也帶來閱讀的愉悅。看好的電影也有閱讀的感覺,只不過文字需要通過再次想像變成畫面,電影則直接給人畫面,直接打動人。


  翟永明現在也搞攝影創作,6月才舉辦了一場名為《淺焦》的攝影作品展。

  她覺得:”我寫詩的時候用文字來表達,拍照片時用畫面來表達,突然抓到某一個瞬間,這個瞬間其實很難用文字來描述,但是用照片可以比較直接地表達出來,或者比較有意思地表達出來。“

  曾有人說:書是世界的反照物。翟永明非常認同這句話:“上個世紀八十年代,我特別關注文學,只看文學書和詩集,后來關心的人和事多了點,除了文學書還會關心歷史,就買歷史書或者一些學者型的歷史文集評。喜歡戲劇就買一些戲劇的書,喜歡藝術就買一些畫冊。”

  她永遠不會買自己不喜歡的書,比如經濟方面如何快速成功之類的書。

  在成都的時間,她更愿意呆在書房里,有的時候,在這書海之中,找一下自己喜歡的書,

  提起已經有20多年歷史的“白夜”,了解成都的文藝青年必然心向往之,翟永明經營的這個酒吧,已經成為那里的一個人文地標。

  最初經營白夜的時候,翟永明把很多錢都花在買書上面,有時候一本書就買幾十本,出版社的人還笑她:新華書店都不這樣進書。

  回憶起來,她自己也笑:“我發現那種書,可能全成都市都沒有50個人來買吧。”

  其實翟永明最初,是想開一個書店。

  “這是我的一個理想,我當時開白夜的時候,有個朋友開書店賠得很慘,我就把書店和酒吧結合起來,用酒吧養書店。我并不喜歡酒吧,一直想換一個方式,但如果弄別的,肯定辦不下去,又賺不到錢,整個空間就垮掉了。我當時想,有一個酒吧挺好的,想干嘛干嘛。”她還在白夜開過一個小畫廊,開了很長一段時間賺不到錢,就沒做了。

  翟永明的詩人身份賦予白夜酒吧強烈的文學意味。詩歌朗誦會、電影放映周、文化沙龍等活動陸續舉辦,許多文化人與那些推門而入、喝杯威士忌或咖啡、看場電影,或只是發發呆的人共同構成了一道風景。

  翟永明坦言,通過酒吧賺的錢,在搞各種文學活動和講座的時候都虧掉了,而且一做活動,正常的營運就得暫停。

  因為租金太貴,她一直想給新白夜另外換一個地方,“但換一個地方就沒有人流量,我又沒其他本事賺錢,很悖論,現在白夜這么奇葩的一個酒吧,能夠存活下來,就是因為人流量大。”

  她一直試圖在兩者之間尋找一種平衡。

  她的詩意,給這座城市添了幾分魅力,給了一些愿意徜徉在文學中的人,一個可以做夢的或小憩的所在。

  因為詩意,翟永明散發出的那種獨特光芒,也讓她更具獨一無二的魅力。

點擊下載

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: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-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(ICP):黔B2-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 5212013001 Copyright ? DDCPC.CN 當代先鋒網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1-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12377 www.12377.cn
快速时时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