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代先鋒網>>讀書>>正文

吳亞原:月落錦屏虛

作者: 編輯:瞿浩然 來源:封面新聞 發布時間:2019-07-31 14:38:26
 


  儀鳳二年,年方十四的婉兒,云髻輕挽,梅釵斜插,羅裙素雅,趕赴生命中盛大的殿試。面對恢宏的宮殿,英氣逼人的武則天,婉兒神態自若,將滿腹才華,置于筆端。閱卷完畢,武則天不動聲色道,我殺了你全家,可恨我?婉兒吐字果斷,不恨。武則天贊賞大加。

  卑賤的身份,從此了結。武則天下令,掌管宮中詔命,封為才人。

  當年,婉兒爺爺,為唐高宗麾下宰相,曾執筆起草,廢除武后的詔書。武則天得勢,下令處死上官家男丁,將襁褓中婉兒與其母親鄭氏,發配掖庭宮為奴。

  掖庭宮里的婉兒,咋也構勒不出,繁華似錦的皇宮。日復一日,重復繁雜的辛勞著,好在有書作伴。母親將心傾注女兒身上,唯有好好讀書,才能挪出卑微之地。婉兒發奮努力,飽讀詩書,以優雅的姿態,淵博的才華,贏得武則天喜愛。

  母親曾對女兒說起,懷孕時,夢見巨人賜她一桿大秤,說能量稱天下。聽此,婉兒莞爾一笑。

  貴為武則天心腹,婉兒行事小心。不知是武則天太過隨意,還是想挑戰少女底線,凡事竟不避她,甚至風流逸事。

  哪個少女不懷春。初識張昌宗,婉兒胸口如揣小鹿,蹦跶亂躥;帥哥也不示弱,見婉兒相見恨晚,竟忘了朝規。豈不知,小兒女心態,早被武則天察覺。少女的愛慕之情,看似掩飾得體,還是在一顰一笑間,露出破綻,出賣了自己。

  宮廷早餐,男寵張氏兄弟,依傍武則天左右,婉兒在一邊侍奉。見到心儀人兒,胸中泛起漣漪,臉頰騰起紅暈,不由眉頭輕展,眸子里閃出星星點點。冷不防,一柄金刀,直挑婉兒云髻,蛇樣滑向她的左額,寒光過處,點點血珠洇紅衣衫。武則天用心良苦,婉兒甘愿認罰。

  其實,那是最折磨人的刑法,讓婉兒秀美的臉上,鉻下不可磨滅的印記。被施黥刑的婉兒,精神與身體上的污辱,并未削弱她,追隨武則天的決心,反而愈發強烈,只有依附武則天,才能享受榮華,攀登事業嵿峰,像爺爺一樣,馳騁大唐。

  婉兒敬佩武則天,是個干大事的主,不管你是誰,只要對她有用,她就敢用你。不正稱自己的意,只要有好處,哪怕危機四伏,也在所不惜。干大事豈能拘小節,幾年的歷練,婉兒悟出權力的真諦,在女皇面前,若一把鋒利的尖刀,閃爍著綺麗光芒,長袖善舞,施展了女人特有的魅力。

  聰慧如婉兒,愛在刀尖上跳舞,提著心,顫著膽,過癮!快刀斬斷萌芽中的情絲,天涯何處無芳草?只是額頭上疤痕,太過丑陋,時刻提醒著你記住羞辱。用何方法祛除,傳說中的“落梅妝”,掠過她的腦海。刺朵嬌艷的梅花,既遮蓋住疤痕,又平添些風韻。婉兒找了個行家,鉆心般疼痛,讓婉兒領教,下一步該如何走。銅鏡里佳人,紫紅色梅花,襯托起嫩白肌膚,婉約動人,亦有幾分俏皮。

  嫵媚的妝容,婉兒從武則天的神態里,讀出了欣賞,讀出了贊許。她調整心態,曲意迎合,在生活起居上,悉心照料武則天。

  經歷了美麗慘痛蛻變,武則天的人格魅力,徹底震撼了她,征服了她。成為武則天身邊的重臣。這個念頭,滿滿地占據了腦海,她要施展橫溢的才華,以四兩拔千斤的勢頭,扭轉歷史車輪走向。

  圣歷元年,武則天重用婉兒,鎮定沉著中,婉兒起草了太子李賢罷免書,得到武則天贊賞,倚為心腹。婉兒死心塌地追隨武則天,一心輔佐左右。此時,婉兒的氣場,放大到無限,智慧挾裹著權威,撼動了朝野。

  意興正濃,厚重的帷幕已經落下。

  “葉下洞庭初,思君萬里馀。露濃香被冷,月落錦屏虛。欲奏江南曲,貪封薊北書。書中無別意,惟倀久離居。”

  那年秋葉飄零,婉兒下了洞庭。心中的惆悵,湖水般襲來,嘆命運悲涼,自己被拽進欲望旋渦。此刻,婉兒以女人之態,敞開心扉,擬就一首《彩書怨》,憧憬美好生活。這些年,承受家族血洗的慘痛,周旋仇家的無奈,委身權勢的狂熱,咀嚼坎坷的人生,婉兒難以自拔。

  婉兒若飄零的蓑草,迷迷茫茫。李隆基大刀一揮,悲愴華麗的一生,從此了結。月落錦屏,魂歸塵土。

  【作者簡介】


  吳亞原,寧波市作協會員,浙江省詩詞與楹聯協會會員。文字散見《浙江作家》《寧波日報》《文學港》等報刊,出版《梔子花開》小小說、散文集,多次獲獎。

  聲明:本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,部分插圖與文章摘自網絡,如有異議,請聯系刪除。

點擊下載

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: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-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(ICP):黔B2-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 5212013001 Copyright ? DDCPC.CN 當代先鋒網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1-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12377 www.12377.cn
快速时时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