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代先鋒網>>讀書>>正文

聞一多:《死水》賞析

作者: 編輯:瞿浩然 來源:中國青年網 發布時間:2019-07-31 14:43:25
 

  死水/聞一多

 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,

 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。

 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,

  爽性潑你的剩菜殘羹。

  ==

  也許銅的要綠成翡翠,

  鐵罐上銹出幾瓣桃花;

  再讓油膩織一層羅綺,

  霉菌給他蒸出些云霞。

  ==

  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,

  漂滿了珍珠似的白沫;

  小珠們笑聲變成大珠,

 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。

  ==

  那么一溝絕望的死水,

  也就夸得上幾分鮮明。

 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,

 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聲。

  ==

 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,

  這里斷不是美的所在,

  不如讓給丑惡來開墾,

  看它造出個什么世界。



  詩人學者民主戰士,這是聞一多先生一生的道路,但是其慷慨激越的性格早已養成。1925年,26歲的青年聞一多懷著一腔強烈愛國之情和殷切的期望留學回國。然而,出現在他面前的祖國卻是一幅令人極度失望的景象——軍閥混戰、帝國主義橫行,以至于詩人的感情由失望、痛苦轉至極度的憤怒。《死水》一詩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創作而成。

  “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”,作者開篇即這樣寫。所謂愛之深,恨之切。如果不是對祖國愛得如此深厚,想必作者用詞不會這么狠。是故在絕望中飽含著希望,在冷峻里灌注著一腔愛國主義的熱情之火。正像朱自清在《聞一多全集·序》中說的那樣:“是索性讓‘丑惡’早些‘惡貫滿盈’,‘絕望’里才有希望。”

  聞一多是最早提倡和實踐新格律詩的詩人,《死水》也是聞一多先生自認“第一次在音節上最滿意的實驗”,是先生實驗他的“三美”新格律體的典型,為建立和形成新詩的格律作了嚴肅的卓有成效的探索。本詩甚至比上期臥榻先生所推薦的《再別康橋》更典型。

  音樂美:詩共五節,每節四行,法度嚴謹。韻式上嚴守二、四句押韻,一、三句仄聲結尾不押韻,抑揚頓挫,朗朗上口。

  繪畫美:中國古典詩歌講究意境,以王維“詩中有畫、畫中有詩”的詩畫關系為代表。也許銅的要綠成翡翠/鐵罐上銹出幾瓣桃花/再讓油膩織一層羅綺/霉菌給他蒸出些云霞/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/漂滿了珍珠似的白沫,豐富的想象、形象的比喻、鮮明的色彩描寫,丑與美的強烈對比,構成了本詩油畫般的藝術效果。

  建筑美:全詩五節,每節四句,每行九字,完全具有古典格律詩那種整齊劃一的節奏。“有節的勻稱,有句的均齊”,頗有視覺效果。



  不僅如此,據臥榻先生觀察,其格律體式嚴謹得堪比律詩。上下句平仄相對,交替出現,第三句甚至與第二句相黏(簡單來說,即這兩句平仄須是一類,為古典格律詩所特有)。請看:

 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丨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

 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丨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

 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丨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

  爽性潑你的剩菜殘羹丨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

  其它節,也可以此類推。



  早在1922年,聞一多寫了《律詩底研究》。文章明確指出:“抒情之作,宜整齊也”,“中國藝術中最大的一個特質是均齊,而這個特質在其建筑與詩中尤為顯著。”這就是聞一多所創造的“現代格律詩”主張。

  對于聞一多從理論到實踐對于新詩格律化的嘗試,沈從文在《論聞一多的》給予了高度評價:“它在文字和組織上所達到的純粹處,那擺脫《草莽集》為詞所支配的氣息,而另外為中國建立一種新詩完整風格的成就處,實較之國內任何詩人皆多。”

  聞一多作《死水》的1925年,他還寫出了著名的《七子之歌》,把中國的澳門、香港、臺灣等七個被割讓、租借的地方,比做祖國母親被奪走的七個孩子,其首篇《澳門》被譜成曲,成為家喻戶曉的傳世之作。

點擊下載

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: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-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(ICP):黔B2-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 5212013001 Copyright ? DDCPC.CN 當代先鋒網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1-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12377 www.12377.cn
快速时时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