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代先鋒網>>財經>>正文

山區手機信號滿格!貴州30戶以上自然村86%實現4G覆蓋

作者:方亞麗 編輯:岳振 來源:當代先鋒網 發布時間:2019-07-19 15:18:16
 

  

  文|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方亞麗


  一根7米高的傳輸電桿,大約重800斤,要立在信號沿線,需要3次不同大小的貨車轉運,最后靠10—12個人力花2小時抬到山上的指定位置。


  一個在平原地區能覆蓋1200個用戶的基站,在大山里需要5個。


  在貴州大山深處30戶以上的自然村,每建設一個4G基站,成本在150萬元—180萬元之間,建設周期3個月左右,無論是建設成本還是耗時都是平地建設的2倍以上。


  “農村網絡信息的暢通,使農民在生產發展及增收領域受益匪淺,是脫貧攻堅重要手段之一。”貴州省通信局發展處處長陳文廣說。


  近年來,貴州緊緊圍繞三大戰略行動,聚焦脫貧攻堅,發揮自身優勢穩步推進網絡扶貧,加快30以上自然村4G網絡建設,開展提速降費工作,落地貧困戶三折優惠政策,讓貧困戶用得上網絡、用得起網絡、用得好網絡。


  今年以來,貴州深入推進“小康訊”行動計劃,組織實施30戶以上自然村4G網絡覆蓋,截至目前,貴州30戶以上自然村4G網絡覆蓋率達86%。圖為移動貴州公司工作人員在對基站進行調試。


  用得上網絡


  “啊?啊?喂!喂!喂!”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電話剛接通還沒30秒,就又斷線了,64歲的冉孟權將手機舉過頭頂,往更高的山坡上走去。


  冉孟權的家,在黔西南州望謨縣大觀鎮伏開村四組海拔900米的半山腰上,家里的18頭豬崽,是他今年的主要收入來源,每個月他都需要聯系鎮上的飼料供應商,將飼料送上門。


  “好不容易通話,每次都斷斷續續說完,怕他來了打不通電話找不到我家,我只能提前到山腳等。”冉孟權說,5月30日以前,他們這個組上百戶人家打電話都要離開家往山坡走上幾百米。


  山腳下,伏開村的老黨員陸邦祥帶著電筒、干糧和水,走上一整天,挨家挨戶去通知村里的黨員干部,到村委會開支部會。


  “2016年以前,通知什么事情都是上門的,沒信號啊,買個手機只能當手表用,看看時間。”陸邦祥說。


  “伏開村是2016年通4G,今年5月30日覆蓋四組的最后一個基站正式投入使用,整村實現4G網絡全覆蓋。”中國移動貴州公司派駐伏開村的第一書記楊松說。


  6月,冉孟權準備賣掉稍大的5頭豬,掏出手機,信號滿格,一通電話,買主在約好的時間將車子停在他家門口。


  “三個孫孫打電話來說放暑假要回來住,我賣點錢可以用。”冉孟權說。

  今年3月,陸邦祥坐車去了一趟縣城,在移動營業廳花1500元買了一臺智能手機。


  “楊書記教我們用微信,現在黨員群眾都有微信群,國家有什么政策可以實現信息共享。”陸邦祥說。


  今年以來,貴州深入推進“小康訊”行動計劃,組織實施30戶以上自然村4G網絡覆蓋,引導企業投資向貧困地區傾斜,截至目前,貴州30戶以上自然村4G網絡覆蓋率達86%,為貧困地區提供快速、高質、低價的網絡服務,為各種涉農信息化應用平臺建立了良好網絡基礎。


  近年來,貴州省大力推進“寬帶貴州”“光網貴州”“滿格貴州”建設,組織實施了三批電信普遍服務試點項目,項目工程總投資18.7億元,累計獲得中央財政補貼6.18億元,涉及全省8898個行政村,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村5168個。目前已實現貴州省所有行政村光纖寬帶和4G網絡全覆蓋。


  今年以來,貴州深入推進“小康訊”行動計劃,組織實施30戶以上自然村4G網絡覆蓋,引導企業投資向貧困地區傾斜,為貧困地區提供快速、高質、低價的網絡服務。圖為移動貴州公司工作人員在對基站進行檢測。



移動工作人員正在布置光纜線。



  2014年,貴州移動4G建設覆蓋黔南州平塘縣的卡蒲毛南族鄉,圖為移動工作人員教當地村民使用4G手機。


  用得起網絡


  7月16日,記者順著冉孟權家門外的通組路行至山頂,此處還有十來戶人家居住。進寨口,廖榮志家新房正在建設,再過一個月,他家的危房改造即將完工。


  “通網了什么都方便,你看我這一身衣服,都是從淘寶上買的。”廖榮志說,他每個月話費不到50元,他們全村都享有移動優惠套餐,通網后,村里老人經常會與在外打工的親人視頻通話。


  廖榮志的大哥廖榮海在外打工20多年,過去每年過節回家,城里的朋友總會以為他“失蹤”了。


  “2007年2G才有點信號,我那年在家里裝了臺座機,大家都來我家排隊打電話,一塊錢一分鐘,那時候話費貴得很。”廖榮海說,現在移動電話基站就建在家門口,打電話完全不是難事。


  在廖榮海家,記者用4G網絡點擊下載一個100M的視頻,用時20秒。


  離開伏開村,記者來到距此地70公里遠的縣級信息化示范村——油邁鄉油邁村。


  在村委會一樓辦公室,4G信號漸弱直至沒有,在記者疑惑時,村主任貝吉良解釋道:“我忘記把‘信號滿格寶’打開了。”


  “信號滿格寶”是為實現農村移動信號盲區覆蓋的小型基站。“主要針對室內盲區設計的小基站。”中國移動貴州公司望謨分公司工作人員韋鴻堂說,一個路由器大小的基站,能覆蓋1000平左右的盲區。


  貝吉良將“信號滿格寶”通電后,記者的手機4G信號顯示滿格。


  為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,移動貴州公司在望謨縣推出了41元全家共享扶貧套餐,且辦理互聯網電視業務,可免費租用機頂盒,月初會直接對套餐費用進行一些折扣優惠。


  為推動實施貧困村寬帶網絡提速降費,貴州引導企業落實“網絡扶貧”,對貧困地區50Mbps以下寬帶用戶免費提升至50Mbps,對“建檔立卡”貧困戶辦理通信業務實行3折優惠,自三折優惠活動開展以來,貴州省67.8萬戶次貧困戶受益,讓利總金額累計超過3.6億元。



  在貴州大山深處30戶以上的自然村每建設一個4G基站成本在150萬元—180萬元之間,建設周期3個月左右,無論是建設成本還是耗時都是平地建設的2倍以上。圖為移動工作人員正在搭建基站。



  在貴州大山深處30戶以上的自然村每建設一個4G基站成本在150萬元—180萬元之間,建設周期3個月左右,無論是建設成本還是耗時都是平地建設的2倍以上。圖為移動工作人員正在建設基站。



  在貴州大山深處30戶以上的自然村每建設一個4G基站成本在150萬元—180萬元之間,建設周期3個月左右,無論是建設成本還是耗時都是平地建設的2倍以上。圖為移動工作人員正在布置光纜。


  用得好網絡


  6月底,油邁村最偏遠的加現組4G基站建設完畢并投入使用,至此,油邁村整村實現4G網絡覆蓋。


  隨著4G的全覆蓋,28歲的楊昌雄開始了自己創業路。他在鄉鎮上租了一間30平大小的空房,替村民代收代送包裹。


  “只有郵政才送到村里,其他快遞都只到鎮上,白天我就在店里等各家快遞送到過來,晚上我再給村民送到家里。”楊昌雄說,現在剛起步每天送30來個包裹,根據包裹大小不同收取2—3元的代收代送費。


  在油邁村,運用網絡找出路,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兒。


  “我們村2014年種了800畝芒果,從2016年開始收成就不錯。”吉貝良說,為拓展銷路,去年他們在芒果采摘時做了實時直播,吸引不少客商。


  吉貝良說,今年的芒果還沒成熟,去年視頻直播平臺上都來了好幾撥要訂貨的粉絲。


  “為助農脫貧,我們建設了咪咕益村扶貧平臺‘直播 電商’新模式,在油邁村、納王村利用商務直播幫助村民搭建銷售渠道,累計銷售芒果5萬斤,幫助村民增收10萬余元。”韋鴻堂說。


  現在,貝吉良正忙著與村民商定今年芒果在網上的銷售價格,確定以后他們就開始預售。


  通過網絡,農村淘寶、貴農網、郵政黔郵鄉情、華眾電商、飛達電商等電子商務公司將貴州農特產品進行上線熱銷,帶農致富。


  基于網絡建設,到2020年,貴州將培育區域農產品電商品牌30個以上,培育貴州綠色農產品品牌20個以上;建成電商公共服務中心79個以上,便民服務中心1000個以上,電商服務站點10000個以上,區域性農村電商物流(分撥)中心79個以上;培育網商10萬家以上,培訓網商從業人員10萬人次以上,帶動超過15萬群眾增收。(中國移動貴州公司供圖 責任編輯|岳振)

點擊下載

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: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-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(ICP):黔B2-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 5212013001 Copyright ? DDCPC.CN 當代先鋒網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1-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12377 www.12377.cn
快速时时记录